从湖南周江案看“切割式反腐”的危害

优悦婚礼策划

2018-06-22

具体概括为:政府立项审批,产业扶持,银行贷款,融资投资、投资建设、境外投资、上市融资、中外合作,股份合作、组建公司、征用土地、申请高新技术企业等各类可行性报告。  《2016-2021年版LED晶片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由中研普华咨询公司领衔撰写,依托中研普华庞大的细分市场数据库,在大量周密的市场调研基础上,主要依据了国家统计局、国家商务部、国家海关总署、LED晶片相关行业协会、的基础信息,对我国LED晶片行业的供给与需求状况、市场格局与分布等多方面进行了分析,并紧密结合项目情况对LED晶片项目投资可行性和未来发展前景进行了研判。通过对项目的市场需求、资源供应、建设规模、工艺路线、设备选型、环境影响、资金筹措、盈利能力等方面的研究调查,在行业专家研究经验的基础上对项目经济效益及社会效益进行科学预测,从而为客户提供全面的、客观的、可靠的项目投资价值评估及项目建设进程等咨询意见。

  从湖南周江案看“切割式反腐”的危害 比如补充睡眠时间,暂且放下形体训练等等。频率嘛?一周1~2日就好啦Point3:是时候来个专业计划啦当体重停滞不前的时候,不妨向专业人士取取经。

  【】【】2、客户数量及大型项目操作经验:您可以通过了解该公司客户对其产品服务的评价,从而了解公司是否重视产品质量及服务品质。中研普华累计服务各类客户数量达到万余家,获得了众多企业家的高度好评!中研普华可以现场展示大量研究成果及期刊论文,并可提供10份以上大型项目合同原件(含合同签约图章与客户签字)。中研普华每月辅导企业在主板及创业板IPO上市的公司数量超过15家以上。【】3、科学专业的数据库平台:目前世界主要咨询公司均不惜花费大量的经费和人力收集建立了许多商情数据库。

  来源:中国新金融网  (周江案被切割的背后,至少说明湖南某些干部的思想和行动,没有统一到党中央的决策部署上来,和中央保持一致,时刻心中有党)  9月15日,长沙市住房保障局副处级干部周江,因涉嫌受贿罪在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开庭受审。

检察机关指控,周江在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收受贿赂人民币万、美元万元,共  计约人民币62万元。 (〈〈潇湘晨报〉〉9月16日,标题受审当天仍被举报(周江案被切割的背后,至少说明湖南某些干部的思想和行动,没有统一到党中央的决策部署上来,和中央保持一致,时刻心中有党)  9月15日,长沙市住房保障局副处级干部周江,因涉嫌受贿罪在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开庭受审。

检察机关指控,周江在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收受贿赂人民币万、美元万元,共计约人民币62万元。

(〈〈潇湘晨报〉〉9月16日,标题受审当天仍被举报TiK潇湘晨报网  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倡有腐必反、有案必查,对腐败零容忍,全国各地加大了对腐败的打击力度。

湖南长沙周江受审一案,却备受媒体关注。 先后有潇湘晨报、中国法制报,和新浪、中国网法治等多家强势新闻媒体相继进行报道和关注。 说起来,周江不过是一个副处级干部,检察机关所指控的也不过62万元贿赂。

在今天动不动就是几千万几个亿的时候,几十万元确实是小巫了。

那么,为什么小小的一个周江案会受如此关注呢  我想,主要原因有二个。

一,周江任规划局负责人近15年,检察机关所控受贿仅62万元,令人质疑。 9月22日《法治周末》标题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涉嫌受贿62万元受审一文中表述:周江老婆薛琼办有多个房地产公司,一家建筑设计公司,名下房产14套,因此人们不得不质疑周江所谓受贿62万元只是其夫妇巨额资产被切割的一小部分。

  无独有偶。

同是湖南的顾湘陵案,顾湘陵和周江同一级别,同一单位,顾湘陵的老婆只有一家建筑设计公司,顾在担任长沙市规划局局长助理、副局长和长沙市市政设施建设管理局局长期间,单独或伙同其妻受贿共计人民币1688万余元、马来西亚币2000元,另有4700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法院以顾湘陵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报道原文)一个62万,夫妻名下拥有14套房产,多家房地产公司;而另一个近7000万元,差别是100倍还多,同一单位同一级别的两个贪官,实在难以令人置信。

  其次是周江受审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在他受审的当天仍在被人举报。 举报周江违反党纪从事房地产开发,以权谋私聚敛巨额财产;举报周江滥用职权划拨地给其妻子薛琼开发房地产。   而据报道称,周江的落马与群众多年的举报不无关系。   早在2010年12月,周江就遭到网帖举报。

网帖称所有权为周江妻子薛某的房产在长沙市总共有9处。

(报道原文)从五年前,就有人对周江的问题进行举报,虽然如今已受审,但举报人却不以为然。 现在,周江终于被送上法庭,可实名举报人林昔珍却不以为然,因为我举报周江的问题并非受贿,而是涉嫌滥用职权。 (报道原文)之所以不以为然,举报人认为她所举报周江的主要犯罪行为是滥用职权而非受贿。 而且检察机关所指控的受贿金额也只是九牛一毛。

仅其妻子名下的14套房子,多家房地产公司,价值就在亿元以上,是所指控62万元脏款的近200倍。

  而对于滥用职权,举报人举出的例证是:她拿出的证据是,长沙明阳房地产公司在2002年9月12日,取得了长沙市天心区芙蓉南路平方米土地的国土证。 但是2003年4月15日,长沙市规划局却给明阳公司在芙蓉南路的用地,颁发了平方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而且国土证上土地使用权类型是出让。

而规划许可证上,准予办理的是征用划拨土地手续。 (报道原文)TiK潇湘晨报网  以上种种,是这位林昔珍实名举报人在周江受审仍继续举报的理由。

  她认为,像周江受审这样的反腐,只是避重就轻的选择性、切割性反腐。 如果都像这样子,避重就轻,不痛不痒的打一下老虎的尾巴,或者老虎切割、剥离成苍蝇,对社会不仅无益,而且非常有害。

说得明白一点,就是一个人用自己的几年牢狱,换得亿元以上的财富,一家几代人的富裕生活,这个贪腐的成本实在太轻了。

自己坐几年牢,出来继续享受贪腐成果,这个生意比什么生意都划算。 很多贪桩枉法者就会群起而仿效,腐败现象就会滋生蔓延,不能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

  因此,这种切割式反腐带给社会的危害是巨大的,不可估量的。 也是对中央有腐必反、有案必查,零忍忍的伤害。

周江案被切割的背后,至少说明湖南某些干部的思想和行动,没有统一到党中央的决策部署上来,和中央保持一致,时刻心中有党。   古人说,除恶务尽。 对于反腐,更应该除恶尽,反到底,对腐败零容忍。 杜绝局部反腐切割式反腐是深入反腐败成功反腐的关键的一环,也是扼制腐败的重要手段。

  王岐山说地方塌方式腐败,查处腐败分子,对党组织的伤害远远大于对个人的伤害。

多次强调不许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搞圈子文化,找靠山,架天线搞山头主义。

周江夫妇巨额来源不明资产和滥用职权很显然地、人为地被切割,不知是周江背后的腐败利益集团怕拔出萝卜带出泥还是周江背后的大老虎为了自保,干扰司法,蓄意放纵他人犯罪或者帮助他人逃避刑事处罚  总之,湖南周江案疑似被切割、被剥离的反腐,值得引起有关部门重视的。   来源:http:///html/jinr/2015/1014/  。